许利军今年四十出头,发际线有些靠后,说话的声音很轻。作为医生,他显得有点“特别”——3岁时罹患小儿麻痹症,让他与拐棍作伴至今。

康平吧,好看的bl高h文,燕窝食谱

所幸接受阻断治疗及时无一人感染艾滋

和很多同龄人一样,他一路历经高考、考研、读博……期望能够自食其力,走出农村,实现个人境遇的不断跨越。工作了十多年后,他终于在杭州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如今,他在生活和事业上都稳定了下来,成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副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

图片 1

艾滋病职业暴露是指医务人员、实验室工作人员、防疫人员、公安及其他监管人员,在诊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相关工作中,意外被含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体液等污染了黏膜或破损的皮肤,或被含有病毒的针头刺破皮肤。

1976年出生于河北易县的许利军,是家里的长子,他下面还有个妹妹。家里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困难户。3岁那年,因为“漏吃了一颗糖丸”,他罹患了一种急性传染病——脊髓灰质炎。从此,许利军成了别人眼中的“残疾人”,至今都只能依靠拐棍行动。

截至今年10月 全省累计报告艾滋病例中 外省籍人数从2009年34.0%增至46.0%

数据显示,截至昨日,武汉市今年一共发生了22起艾滋病职业暴露事件,其中18人为医护人员。所幸经过及时的药物阻断治疗,其中无一人感染艾滋病。

家里的长子得了小儿麻痹症,让原本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为了让他能够重新站起来,家里不惜花光所有积蓄,分别在他6岁、8岁和10岁那年给他做了三次儿麻矫形手术。

昨日下午,省卫生厅在省政府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全体会议上通报了2012年广东省艾滋病疫情概况,截至2012年10月,累计报告现住址为广东省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37723例,其中病人12605例、死亡8957例。2009年至2012年10月,全省累计报告
HIV/AIDS病例中,外省籍所占比例从34.0%增加到46.0%。有专家急切呼吁,艾滋病治疗应纳入慢性病范畴。

外地艾滋病感染者求医遭拒引起关注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后,母亲不幸罹患肺病,父亲也得了风湿,无法下地劳作,一家人的生活更加难以为继。但为了让许利军“长大后有能力养活自己”,全家人还是咬着牙供他读了书。

疫情变化:

本月21日,媒体报道天津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患上肺癌,求医屡屡遭到拒绝,被逼无奈的他私自将病例复印修改,在另一家医院逃开了术前血液检查,才得以接受手术治疗。《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就医时,应当将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如实告知接诊医生。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的病人是艾滋病病人,推诿或者拒绝对其其它疾病的治疗。

童年的许利军,由于身体原因,无法跟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只能与书本为伴。他当时可能还不知道,这将是他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最为亲密的“朋友”。

男同发病率逐年增高

此事发生后,人们在指责医院、同情患者的同时,也对医护人员的安危提出担忧——医院拒诊迫使患者隐瞒,让医生和护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没有防护意识,暴露在更大的感染风险之中。

初中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许利军顺利考进了县一中。这时候,为了供他继续读书,父亲让学习成绩更好的妹妹去读了中专。这让他至今觉得亏欠妹妹。

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首席专家林鹏说,共用针筒的HIV传播已经连续5年呈下降趋势,美沙酮维持治疗覆盖面、利用率不断提升,吸毒传播的控制加强,目前总体发病率在3%~5%,新发感染率低于1%,“显示本省艾滋病防控形势向好”。

艾滋病职业暴露八成为医护人员

高中的生活是艰苦的,刚上高中的时候每个星期只有五块钱的伙食费,这点购买力在当时基本上只能满足一餐一个馒头加一个素菜的水准。衣服都是穿亲戚家孩子穿剩下的。住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在拐棍的陪伴下,许利军读完了高中。

同时也要注意到,性传播尤其是男男同性性接触传播增长较快,尤其是珠三角地区的广州、深圳、中山、东莞、珠海等市,2011~2012年,各地市的男同艾滋病平均感染率已达10%,新发感染率为6%~8%,处于较高水平。“这一情形与全国、全球相类似,同样是快增长,感染者也是知识水平相对高,对艾滋病知晓率高,但就是难控制”。

为防范艾滋病职业暴露的危害,我省2003年开始在中南医院设立艾滋病职业暴露安全药品储备点,为发生职业暴露的人员免费提供病毒阻断药物,防止他们感染艾滋病。

1996年,许利军参加了高考,一贯品学兼优的他本可以上一所重点大学,却再一次遭到了命运的捉弄。当时,很多学校都不招残疾人,这让许利军备受打击。

男同艾滋病以青壮人群为主,由于多性伴情况普遍,交叉感染基数大,因此感染人数仍在上升。

根据该储备点的统计数据,截至昨日,武汉市今年一共发生了22起艾滋病职业暴露事件,其中医护人员占八成以上,共有18人——3人是急救医生,他们都是在为急诊病人紧急处理伤口时,被手术刀不慎划伤了自己的手指,手术后检查才发现病人是艾滋病感染者;另外15人是护士,她们都是给艾滋病患者打针时被针头扎伤了手指。所幸,经过病毒阻断治疗,这22人都没有感染艾滋病。

最终,他去了离家四百多公里的滨州医学院。原因很简单,滨州医学院招收残疾人。

专家呼吁:

中南医院艾滋病专家桂希恩教授指出,艾滋病感染者隐瞒病情就医的情况比较普遍,主要是因为医护人员当中存在歧视、拒诊艾滋病病人的现象,最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导致医护人员艾滋病职业暴露事件时有发生。

许利军一开始并不想学医,他的兴趣在数学和物理上。但是在班主任的劝说下,也为了“将来给自己留条后路”,他还是填报了临床医学专业。

高危性行为后主动检测

接受阻断治疗者无一人感染艾滋

学医的生涯是艰苦的,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许利军要比一般的孩子付出更多的努力。而且,他深知,要想在医疗上有所作为,自己还要继续读下去。

“今年增加了3100多例新发感染人群治疗,目前8900多例在治,累计治疗人数超过1万人。预计明后年的治疗人数将分别超过1.5万、2万人。”林鹏坦言,面对艾滋病例上升、疾控力量不够的情况,呼吁更多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与艾滋病防治。同时,艾滋病纳入重大疾病管理,覆盖强度当然比普通疾病高,但免费医药、检测机制并不能长久,定点医疗机构的防治积极性也不高,因此,急切需要将艾滋病治疗纳入慢性病防治范畴。

2000年,许利军参加了硕士研究生考试。考试之前,他给国内30多位知名教授写了自荐信,自述他尽管从小罹患小儿麻痹症,但吃苦耐劳绝不亚于常人,希望他们能够“收留”自己。最终,有两位教授回复了他。其中一位沪上知名医科大学的教授对他说:“只要你考到第一,我就要你。”

“极少看到主动检测者,都是得了病求诊由医生发现,辗转几地确诊,一拖就是几个月。”卫生部艾滋病临床专家组成员、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说,最常见就是产前、体检抽血发现。

从小就不服输的许利军,顺利考取了第一名。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那个教授还是没要我”。

专家急切呼吁:发生高危性行为后,要及早主动检测HIV,阳性者还要及早检测、干预其性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