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直接给医生红包或飞刀费,院方收取5000元会诊费

张强医生称,看了这个新闻后,他的感想是:第一,基层医疗水平还比较薄弱,对优质医疗资源的需求非常大;第二,在过去多点执业政策或法律法规不健全情况下,
医生走穴一方面能够缓解基层医院技术方面的不足,方便一部分患者,但同时也带来一些法律风险。

图片 1

正方
医生凭医术赚钱合情合理“飞刀费”又称“走穴费”,现实中,旺盛的市场需求和僵化的医生聘用体制的矛盾,催生出了医生界的“飞刀族”。一些有名气、有资源的专家医生,利用业余时间,到民营医院或其他医疗机构,为病人手术,患者直接给医生红包或飞刀费。一家网站2015年就此对3000多名医生进行调查显示,55%的医生称“所在医院医生‘走穴’现象普遍”,近三成医生表明“曾‘走穴’过”。

张强医生表示,这件事背后,暴露出了我国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的弊病,也反映了一些医疗机构和个人需要加强法制学习,同时,医师多点执业及会诊制度,如何在实践中真正得到落实,把优质医疗资源盘活,使之服务到基层患者,需要整个社会去推动。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处副处长俞新乐表示,医师多点执业虽然在当下受制度、观念、惰性等因素的限制,推进过程中困难重重,但他仍坚信多点执业取代“飞刀”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只有让制度在阳光下运行,才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各方的利益。”

反方 “飞刀费”灰色不合法规

现在大家已经都知道此事原委了,原来这钱并非是所谓“红包”,而是给北京某三甲医院专家的专家费,只不过医院并未提供收据。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皮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郑志忠教授告诉《医师报》记者:“根据《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这种外出会诊手术应该由当地医院对会诊医院发出会诊邀请函,会诊费统一支付给会诊医院,医院在根据单位的管理规定按比例支付给外出会诊的医生。如果未经单位批准会诊或者未在目标医院登记备案多点执业,私自‘飞刀’并向患方收取会诊费,不仅违规还涉嫌非法行医。”

据报道,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公立医院会诊费用是由物价部门制定。以湖南省为例,院际会诊主任医师级别每次260~300元不等,外埠会诊加收一倍,每次520~600元不等,但这样的价格并不足以支付医生的人力资源成本。于是,患者、医院、医生之间就根据市场,逐步形成了天然的价格体系。

上述观点代表着大多数网友的看法。医生们怎么看这事呢?

2019年4月,徐州沛县中医院骨科医生因向要实施椎间孔镜手术的患者收取了1.1万元外请专家的会诊金及设备耗材费用,被患者家属当成“索要红包”进行了举报。

患者直接给医生红包或飞刀费,院方收取5000元会诊费。近日,有市民向媒体举报,在湖南常德市第四人民医院做手术时,医生向他们额外索取七千至上万元不等的“专家跑场费”,这笔“跑场费”用于从外地请教授前来执刀做手术,医院不能提供任何收据,也无法纳入医保报销。此事经媒体曝光后,《惊见医生做手术索要巨额红包
经视大调查全程实录专家跑场费始末》一文在网上疯传,涉事医生被停职处理,引起业内业外多重讨论。在业内已成惯例的“飞刀费”该不该收,能不能收成为争议的焦点。

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出台后,医生在当地如果办理了多点执业,就不需要再遵循《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

仅3.2%医师参与多点执业

患者直接给医生红包或飞刀费,院方收取5000元会诊费。有观点认为,“飞刀费”合情合理并不代表合法合规。国家卫计委早就在“九不准”里明文规定,不准收受患者“红包”,还要求医患双方签署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显然,没有任何收据的“跑场费”属于“红包”范畴。国家卫计委曾为了规范医师外出会诊管理,出台《医师外出会诊暂行规定》。其中明确,医师外出会诊可以收取一定费用,但程序要经过同意,收费也要通过医院,最后可以给予会诊医生一定的补偿。这种官方协议限制多多,事实上被束之高阁,而来去自由的灰色“飞刀费”依旧盛行。

患者直接给医生红包或飞刀费,院方收取5000元会诊费。“新浪新闻”关于此事的微博下一位网友如此评论:

医生自由执业的呼唤

背景事件

微博认证为“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执业医师的“最后一支去甲肾上腺素”认为这是一个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作者:张广有

认同的观点认为,“专家跑场”被社会媒体当作揭黑的事情来抓有点悲哀。“无论它叫会诊也好、飞刀也好,其实本质都是医生利用空余时间来做手术。”由于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很多小城市的医院医生没有能力解决疑难手术,请外地专家“会诊”手术是很自然的事情。专家级医生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寒窗苦读和临床实践,积累下的丰富经验,转化成市场资源进行配置,符合经济规律。此举对患者来说也节省了时间和精力等成本,是一件多赢的事情。

让人费解的是,《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已经执行十几年了,在多点执业落实不到位情况下,为什么外科医生情愿冒风险“飞刀”,也不愿意依照“规定”合法合理的会诊呢?不解决这背后的问题,医患是“双赢”还是“双输”,真的难以预测。

3、

收取“飞刀费”的医生,本身也承担着一定的风险。曾有医生外出会诊手术,引发医疗纠纷,被告上法院。因未按《执业医师法》规定在执业地点行医,法院最后认定该医生非法行医罪成立。业内人士因此也提醒,随着医师多点执业制度的推行,医生外出会诊和手术时,尽量要进行备案,避免发生医疗纠纷时医生处于被动地位。

但他同时也指出,中国的医疗管理体制过于僵化,多点执业政策实际执行不到位,院长和科主任一般会反对医生们在同一座城市多点执业,于是乎,飞往外地做手术便成了外科医生的常态“多点执业”模式。

澳大利亚 College of Intensive Care
注册医生Gigi介绍,在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医生都是真正的自由执业者,解决国内“飞刀”医生会诊费合法的问题关键是让医生成为自由执业者。澳大利亚有Locum
医生制度,Locum医生都是正式在澳洲AHPRA
注册的医生,有外科主刀医生、麻醉医生、ICU、急诊科专家,还有很多的主治医生帮忙去各个医院查房。他们利用假期到其他医院工作。比如,一位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的师兄,他的正式工作是政府雇佣的高级毒理药理科学顾问,圣诞节期间去偏远的小镇做急诊科住院值班医生,薪水比正常上班的要高2~3倍。Locum医生制度不仅让医生实现自我价值与经济收入的双赢,也使得患者365天都能享有高质量的服务。

生病了要专家看,还不想去远地,叫专家从北京过来,这就等于你请的私人医生啊,你不给钱谁给?专家来回不要路费啊?做手术不要工时费啊?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温建民教授一直呼吁让医生们的外出执业行为“阳光化”,不再陷于“飞刀”的灰色地带。他指出,我国古代的名医就是多点执业,扁鹊在秦国治病、也在齐国治病;当今国际上的医生很多也在多点执业。但在我国当今的各个医院,推行多点执业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不抵抗、不执行。私立医院的院长欢迎多点执业,公立医院院长却用各类“土政策”百般阻挠。因此,政府各级行政主管部门应该清查各个医院的有悖国家多点执业政策的“土政策”,加以清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