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乳房胀痛一病,临床屡见,原因不一,要审证求因,辨证施治,不可泥于一方一法。

凡一切瘀血证,如瘀血肿块、肝脾肿大、关节顽痹疼痛、拘挛屈伸不利均用为要药。

给邪以出路
沈氏女科强调治疗实性和虚实夹杂的疾病,需要给邪以出路,以使其排出体外。出路有四:微汗法从肌表出,可用防风桔梗等;缓泻法从腑行出,药用制川军、草决明等;淡渗法从溲尿出,并认为该法最为安全,而且排出量大,常用车前草泽泻、生薏仁;凉血法从营血出,常用生地、丹皮、赤芍、生栀子。乳腺增生常采用缓泻法、淡渗法、凉血法给邪以出路。

摘要:热毒上攻之乳胀痛虽少见,亦偶有患者,临此证要急投解毒通窍之剂。早年余同乡周大娘,夜里突然两乳胀痛难忍,家人请余诊视,见其两乳胀满色红,伴高烧,无汗,脉浮,此乃热毒痧证也。

大黄配伍桃仁

对病因病机的认识

乳房胀痛是绝大多数女性都会有过的体验,尤其是在月经前期,这种症状非常多见。但是,如果疼痛剧烈或者发作频繁,就要提高警惕,寻找病因、加以干预,以防进展形成乳核、乳癖等更严重的疾病。

当归、五灵脂、羌活配伍

柔肝治郁
肝郁气滞乳腺增生的主要表现为舌淡红,苔薄白,双侧或单侧乳房胀痛,胸脘腹胁胀满,情绪烦躁。选用逍遥散:当归10克,白芍10克,首乌10克,枸杞子10克,女贞子10克等。对于乳腺增生肝郁者少佐疏肝理气之柴胡10克,香附10克,枳壳10克,郁金10克;对于肝郁化火者加以清肝泻火的丹皮10克,生栀子10克,川楝子10克,夏枯草10克。

热毒上攻之乳胀痛虽少见,亦偶有患者,临此证要急投解毒通窍之剂。早年余同乡周大娘,夜里突然两乳胀痛难忍,家人请余诊视,见其两乳胀满色红,伴高烧,无汗,脉浮,此乃热毒痧证也。余用雷击散五分,先以少许搐鼻取嚏,余药冲服,少顷汗出痛止,乳胀消而病愈。考雷击散一药又名雷公救疫丹,原为清代陈修园撰评治诸痧证之方。药有牙皂、细辛、朱砂、雄黄、薄荷、藿香、枯矾、白芷、桔梗、防风、青木香、贯众、陈皮、半夏曲、甘草,为清解疫毒之有效成药,用于疫毒上壅之乳胀痛,疗效颇佳。

土鳖虫配伍补骨脂

肾虚为本
肾与冲任并行,冲任二脉起于胞宫,隶属于肾,其气血上行为乳,下行为经。《外科医案汇编》中有:“乳中结核,虽云肝病,其本在肾。”论述了肾对乳癖发病的影响。若肾虚则冲任失调,气血瘀滞于乳房、胞宫,致乳房疼痛而结块。沈氏女科认为肾虚是乳腺增生的根本所在,治疗以调肾温通为基本法则。

热毒上攻型

泽兰配伍夏枯草

善用散结奇药
在治疗乳腺增生时常用山慈菇、夏枯草、蒲公英。山慈菇可散结,对乳腺增生疗效甚佳,但有小毒,临床应用煎剂5~10克。夏枯草可泻肝、散结、祛痰浊,治疗乳腺增生乳络阻滞,临床煎剂应用可用至15克。蒲公英是清热解毒、消痈散结的主药,可疏通阻塞的乳腺管,还可护胃,临床煎剂用10克。

乳癖可由气滞血瘀引起,也有由药物副作用所致,小金丹治此,疗效甚佳;小金丹软坚散结力著,也可用治瘿瘤。史某,男,干部,患前列腺增生症,服乙底酚后两乳胀痛,渐积成块,某医院诊为乳腺增生,疑其有癌变可能,劝其手术治疗,患者惧手术而求治于余,余投以小金丹,服后得愈。

无论内伤外伤,伤气伤血,二药均适用。

先痰后瘀
沈氏女科临证强调治疗先后次序,对于痰瘀互结证提出先痰后瘀。津液代谢失常则为痰饮、水湿,影响血液循环,导致血行受阻,则为血瘀。《血证论》曰:“若水质一停,则气便阻滞”。气有推动血液运行的作用,气滞则血瘀。故而临床强调先去痰浊,后去瘀血;祛痰为主,化瘀为辅,使痰去而气顺血行。

乳腺增生

8.

痰瘀互结为标
痰浊、瘀血两者既是病因,又为病理产物。《灵枢·邪客》记载:“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一方面,津液与血同源,气血运行不畅,导致肺脾肾及三焦的水液代谢异常,则痰浊内生;另一方面,情志内伤致气滞经络之气不利也易致血瘀,不能输布津液,而生痰浊湿饮。瘀血痰结,郁久成积,则成癥瘕。痰瘀互结,毒损乳络而成乳癖。沈氏女科治疗乳腺增生重视祛痰化瘀。

治病用药之法,贵乎明变。若乳胀痛甚,多因血瘀气滞而致者,可重用夏枯草、泽兰二药。夏枯草苦辛寒,清火散结,治乳胀痛极佳。《本草纲目》云其主治寒热瘰疬,鼠瘘头疮,破癥结气朱震亨曰夏枯草有补养厥阴血脉之功若实者以行散之药佐之。泽兰辛微温,入肝脾,活血行水,又可行血中之气。凡体盛血瘀之乳胀痛者,单味用之亦佳。余早年在故里行医,某乡妇救会主任经前乳胀如茄状,色红,痛不可及,走路要提起上衣,求治于余,以泽兰叶一两煎服,三剂而愈。唐代名医甄权曰泽兰可治产前产后百病,通九窍,利关节,养血气,破宿血,消癥瘕,确是一味无毒性而疗效可靠的药物。

三棱偏于入肝脾血分,莪术偏走肝脾气分,合用气血并调,相辅相成,破气行瘀,散结消积功效甚佳,张锡纯称二药治瘀血癥瘕性非猛烈而建功甚速。

调整阴阳
阴阳偏衰,主要是肾的阴虚阳虚。根据肾脏为水火之脏的特点,结合患者临床表现,沈氏女科认为单纯的肾阴虚和肾阳虚临床并不常见,皆以肾阴阳两虚、肾阴阳失调较为多见,提出“补肾不如调肾”“调肾重在调其阴阳”。对临床阴阳失调的患者治以调肾阴阳方。遵循张介宾的提示“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加佐补骨脂、仙灵脾、菟丝子;“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加佐枸杞子、女贞子、生杜仲等。

乳房胀痛的原因很多,已故名中医赵金铎老师今天会告诉我们,针对几种情况下的乳房胀痛,他是如何诊治的

五灵脂甘温,活血散瘀。蒲黄甘寒性滑,长于行血消瘀,且能止血。二药合用,活血化瘀通利血脉,散瘀止痛,推陈出新之功益增。

乳腺增生是妇女最常见的非炎性、非肿瘤的良性增生性疾病。临床表现以双侧乳房胀痛和乳房肿块为主要特征,常伴有月经失调及情绪改变。组织学表现为乳腺组织结构在形态和数量上出现异常改变,故而也有学者从组织学观点出发,称此病为乳腺结构不良。本病属中医“乳癖”范畴。沈氏女科治疗乳腺增生疗效良好,认为本病以肾虚为本,
肝郁气滞、痰瘀互结为标,提出治疗大法为调肾温通、柔肝和痰瘀同治,同时散结贯穿始终,处方常用调肾阴阳方、二仙汤、逍遥散温胆汤

疏肝解郁为治疗乳房胀痛之常法,丹栀逍遥散亦为临床广泛使用之有效方,每遇此症,吾喜用之。此类乳房胀痛如《杂病源流犀烛》所云:乳痛,肝气横逆,脾气消沮病也。乳房属胃,乳头属肝。人不知调养,忿怒所逆,郁闷所过,厚味所奉,以致厥阴阴血不行,遂令窍闭而不通。阳明之血壅沸,更令热甚而化脓,是以结核而成乳症。常病用常法常方,不可猎奇,遵东垣之语用药之际,勿好奇,勿执一,勿轻妄,勿迅速,治慢性病尤当注意。

蒲黄用于慢性肝炎胁下痛,奏效甚快;五灵脂对降酶有较好疗效。

临床上若见舌红苔黄,脉沉细数,双侧或单侧乳房疼痛,月经量少,腰酸膝软,五心烦热为主要表现者,属肾亏精损,阴阳失调,偏肾阴虚。选用调肾阴阳方加减:枸杞子10克,野菊花10克,生地10克,黄精10克,山萸肉10克,蛇床子10克,泽兰10克,生杜仲10克,桑寄生10克,白花蛇舌草30克。

肝气郁结型

慢性腹泻久而不愈,水病及血血病及水。用二药可改善局部血液循环,生肌护膜止泻。

临床上若见舌白苔白,脉沉,双侧或单侧乳房疼痛、肿块,月经量少,形寒肢冷,腰膝酸软为主要表现者,属阴阳失调,乳络失养阻滞。选用二仙汤:蛇床子10克,仙灵脾5克,伟德体育,当归10克,巴戟天10克,黄柏10克,知母10克。

妇人月经前乳房胀痛,多由肝脾不和或冲任失调、气滞痰凝而致。虽系小疾,久而失治可渐积成乳核、乳癖,甚则有变乳岩之可能。中药调治可防微杜渐。

痹证顽麻、关节肿痛僵硬,属痰瘀阻滞,非通常药所能取效者,用之较宜。

“百病生于气”,沈氏女科认为妇人多郁善怒,情志变化最显,气结则血亦结。情志不畅导致肝气郁结,气滞入络,气血不行而成乳癖。故而临床强调治疗女子病宜调肝解郁。

血瘀气滞型

10.

痰瘀同治
痰瘀互结的乳腺增生临床表现为舌色暗红,舌苔腻,脉弦滑,体胖,双侧或单侧乳房刺痛,胸闷。选用温胆汤为主方:竹茹10克,云苓15克,陈皮15克,枳壳10克,石菖蒲10克,郁金10克。对于顽痰,可加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海蛤壳30克;化瘀,可配红花、赤芍、丹参桃仁鸡血藤伸筋草苏木地龙、山甲等

各种气血瘀滞证,瘀阻较甚,恶血死血,正气不甚虚者,均可选用。对瘀阻经闭、痛经、癥瘕积聚、瘿瘤痰核、宫外孕等尤用为要药。

治疗策略主要包括虚证调整阴阳,实证疏通为先、先痰后瘀、给邪以出路。

泽兰散肝郁,活血和营。夏枯草散郁结清肝火,兼补厥阴血脉。二药疏散郁结不刚燥,清肝不寒闭,相辅相成,共奏活血散结调气血,清肝散郁治乳胀之功。夏枯草清火散结,治乳房胀痛疗效极佳。泽兰入肝脾活血,行血中之气。凡体盛血瘀之乳房胀痛者,单味泽兰用之也佳。若乳房胀痛属肝火郁滞,气血郁结者,二药合伍,颇为适宜。

肝郁气滞为标
《灵枢·本神》曰:“肝藏血”,女性生理特征均与“血”密不可分,固有“女子以肝为本”。诊治女子疾病要以肝为根本,以肝为重点。《疡科心得集》曰:“乳中有核,何以不责阳明而责肝?以阳明胃土最畏肝木,肝气有所不舒,胃见木之郁,惟恐来克,伏而不扬,气不敢舒,肝气不疏,而肿硬之形成”,强调了乳癖的发生与肝气郁结有关。

胆结石、肾结石,有气滞血瘀者,用之可促消石或外排。

重在调肾活络
沈氏女科认为治疗乳腺增生不能一味活血化瘀、软坚散结,重点应在调肾温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