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30岁的麻醉科医师江金健今天被发现心脏骤停,医院虽组织了全力抢救,依然未能挽回他的生命。

因为接连发生麻醉师猝死事件,麻醉医师的工作强度问题日益受到关注。在最近举行的东方麻醉与围术期医学暨国际静脉麻醉联合大会上,国内麻醉学领域的专家学者谈到,麻醉医生的过劳问题若得不到很好解决,将波及整个医学发展。

据《医学界》报道,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桑自强医生,下班后在宿舍休息……再也没有醒来,享年37岁。一位擅长心血管病治疗的医生最终倒在了猝死上,人们再次关注医生的健康问题。据中国医师协会2015年3月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我国医务人员普遍存在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休息时间少等问题。据《2014年中国医生执业状况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被调查医生中,九成人表示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八成人没有双休日的概念,最近一年没有带薪休假;超九成人感觉每天下班后状态不佳;近五成人感觉“非常累”。虽然这些都是一些小范围数据,但从每年都有医生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情况不难看出,“过劳死”正在成为威胁医生健康的杀手。《掌上医讯》曾经给出了这样一个“2015年猝死医生不完全名单”:1月11日,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医师鲁凯伍突发脑出血,抢救无效离世,年仅47岁;3月2日下午,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闫润栀医生猝死,年仅28岁,去世当天凌晨还抢救了一名病人;3月4日凌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一名刚工作3年的规培轮转女医生蓉英,在麻醉科值夜班后猝死,年仅26岁;4月1日湖南省安化县人民医院一位麻醉科女医师夜班时突发疾病,不幸逝世,年仅32岁;4月12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心脏外科副主任医师李大连突发心脏病猝死,年仅48岁;4月13日,实名认证为“淮北市人民医院住院医师”的一位医生微博爆料,自己所在医院一位医生“早上交班前突发心梗,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0多岁;4月14日凌晨,福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康强病逝,年仅51岁;6月29日,年仅43岁的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急诊科主任李晶因心脏破裂猝死,离世前一天,他刚值班24小时,端午节3天假期中的21、22日,李晶连续上班两天;7月8日,中日医院31岁青年医生宋韩明在值班室内被发现呼吸心跳停止,不幸去世……一名又一名医生过早死亡,道出国内医生执业状况不容乐观。什么样的节奏导致医生“过劳死”频频发生呢?除工作强度大、压力大、休息时间少外,笔者觉得对医生忽视了“三心”或许是加剧医生“过劳死”的根本原因。一是忽视医生的心理健康。多数医疗机构只关注医生的学历、医术、工作效率等,很少顾及医生工作时的内心世界。特别是行业规章制度“逐年增多”,“医闹”“恶性伤医”等事件停不下来,导致医生工作处在一种忧心忡忡状态下,甚至受到委屈时,还让医生“自己承受”,不知不觉中,医生或多或少恐惧上班。医生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下工作,难免会出现猝死等意外。二是少有关注医生家庭环境。其实,医生也是一个具备七情六欲的普通人,难免在家庭中扮演一个“不顺心”的人物。很多时候,医疗行业要求医生在工作岗位上有任何委屈都得硬抗,苦脸装着笑脸。久而久之,回到家里还保持着“工作状态”,家人根本不知道医生有什么不顺心。据观察,少有医疗机构真正顾及和关注医生的家庭情况,甚至鲜有关注医生回到家里的生存情况以及医生家人心境等,从而导致医生把医院当家,把家当作旅社。这种情况下一旦遇上不顺心事,医生就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反而加重自身的精神负担。三是忽视医生身体健康。时不时看到医生打着吊针上班、吃着感冒药继续工作等报道,“病态医生”成为当下医生工作中的一大诟病。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带病工作将被罚款,而雇用医生的医院连带责任被罚款。而国内,常把医生带病工作看作是一种正能量。这种被扭曲的认识,不知不觉忽视了医生有病的情况,“带病工作”必然容易发生猝死等意外情况。在笔者看来,国内医生健康得不到保障是一个严峻问题,不可忽视。实际上,让医生长期处于一种“病态”工作状态,既是对医生健康不负责,也是对患者健康不负责。总而言之,别忘了医生也是一个普通人,同样需要健康呵护。

11月1日晚,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通过微信官方平台发布信息,沉痛悼念这位年轻的麻醉医师。

据介绍,近两年麻醉师因过劳导致死亡的有15例,约占麻醉师人数的1/5000。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我国目前注册麻醉师6万人,全国注册临床医师有270万人,也就是说在医师队伍里麻醉师仅占2.2%。麻醉师极度短缺,是造成他们工作强度巨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上海市医学会麻醉科分会主任委员、本次大会主席俞卫锋教授谈到两组数据:其一,从世界范围看,在美国,1万人配2.5个麻醉医生/护士,在英国,1万人配2.8个麻醉医生,而在我国,13亿人,仅有6万个麻醉医生,比例远远落后于欧美。其二,从1979年起,我国对麻醉医生数量有过要求:普通医院需配备麻醉医生1.5名/手术台,大医院需配2名/手术台,承担科教研任务的高校附属医院需配2.5名/手术台,但目前全国医院平均配备麻醉医生数仅为0.7名/手术台。“我国年手术量约3500万例,相当于每年完成全世界1/10的手术,在此期间,全国大量麻醉医生都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俞卫锋称。

一位刚过而立之年的年轻麻醉医生就这样倒下了,实在令人惋惜!

工作吸引力小、强度大、风险高,是医学生不愿意选择麻醉学科深造的主要原因。“麻醉医生大多默默无闻,工作吸引力、职业社会认同度相比其他科室来得低。”瑞金医院麻醉科教授罗艳谈到。这个“冷门”科室,风险还很高。华山医院医务科王惠英处长说,麻醉科得跟进医院里的所有手术,病人是否能安然度过手术并苏醒,都需要麻醉人员保驾护航,承担的压力与风险外人大多不知。

上海市医学会麻醉科分会主任委员俞卫锋教授曾公开表示,在美国,1万人配2.5个麻醉医生/护士;在英国,1万人配2.8个麻醉医生;而在我国,13亿人,仅有8万麻醉医生,比例远远落后于欧美。而且,由于我国每年高达数千万例的手术量,全国大量麻醉医生为此不得不面对负荷的工作。

麻醉界专家学者分析,超负荷的工作量、连续的紧张精神状态、夜班频繁,是导致麻醉师疲劳的主要原因,但要实现人员增配,又面临医院编制的约束。鉴于麻醉学的发展对整个医学尤其是外科学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基石作用,有专家就谈到,如果再不重视麻醉师的过劳问题,医学发展可能受累。

“医学界”传媒此前曾经盘点过“中国五大高危临床科室”,其中麻醉科赫然在列。超负荷的工作量、连续的紧张精神状态、夜班频繁,是导致麻醉师疲劳的主要原因,但要实现人员增配,又面临医院编制的约束。

专家认为,通过麻醉流程优化以及麻醉科医疗设备改进等手段,提高工作效率,减轻麻醉师劳动强度,是一种可行的办法。去年11月,上海市医师协会麻醉科医师分会会长、瑞金医院于布为教授在该协会年会上率先提出一份《上海市麻醉科医师劳动保护条例》,发出麻醉医生的呼吁。目前,草案还在征集意见中。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共有23位麻醉医生在工作岗位上猝死,占到了麻醉医生群体的约1/4000。猝死的麻醉医生大部分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

■盘点近几年倒在工作岗位的麻醉医生:

“医学界”检索发现,近年来,麻醉医生猝死的消息,屡见报端:

2012年9月4日
上海六院麻醉科的葛东明医生在晚上8点左右于手术室加班时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上;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