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医疗从业人员,甚至医学生、住院医表示,自己压力大、沮丧、抑郁,要靠酗酒、自杀来减轻这份的痛苦。

“来生,誓不学医。”2017年,30岁左右的麻醉科规培医生小石在齐鲁医院的手术休息室内自杀身亡,他用推注药物的方式永远“麻醉”了自己,远离了学业、工作和生活的巨大压力。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原院长俞光岩

近日,美国国家医学院发布报告称,21世纪,医疗保健服务质量面临的挑战之一,是“维护医疗从业人员的健康”。

2018年,德阳女医生因为游泳池纠纷,经过网络媒体的传播之后,收到了来自全国网民的谩骂和人肉搜索。5天后,她不堪其扰,吞下500颗安眠药自杀。

执业医师考试通过率应公布

该报告全名为《行动起来、对抗职业倦怠:提升专业人群的健康福祉》。其中显示,35%-54%的医护存在职业倦怠。在医学生和住院医师中,这一比例达60%。

在一个个中国医生自杀的个案背后,是医生自杀的全球性问题。

国际经验表明,培养一名合格的临床医生,须经历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三个阶段。其中,毕业后教育,特别是院内住院医师的培养,是实现学生向医生转变的关键环节。

由职业倦怠引起的医疗安全事件、医疗事故赔偿、缺勤和离职数,呈上升趋势。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高达数十亿美元。

Pamela
Wible是美国的一名普通医生,在经历了一次严重抑郁,周围3名同事在18个月内相继自杀后,她开始收集医生自杀故事,试图理解究竟是怎样的压力,让这些成天忙着治病救人、帮助他人对抗死神的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与院校教育不同,临床能力培养是毕业后医学教育的核心。因此,对住院医师的培养必须加强规范。首先是标准,住院医师的培训将有统一标准;其次是规范,住院医师的培训过程,从课程体系到培训基地建设都要严格规范,医院要注重对住院医师职业素养和临床实践能力的培养,还要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实践机会;最后是严格考核,把住“出口关”,住院医师需经过系统而严格的考核,包括临床业务能力、工作成绩、完成培训内容的时间和数量等,最后进行结业综合考核。

“若放任不管,它将成为危害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瘟疫。”《报告》称。

1200多个医生的自杀故事

此外,我希望能够公布医学院校毕业生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通过率。历年考试结果显示,相当一部分医学院校的毕业生考试通过率很低,原因之一是这些院校盲目大量招生,但教育质量不高,培养出的学生有相当一部分并非合格的医生,这对医疗事业和人民健康不仅无益,反而有害。我建议国家卫计委每年公布执业医师考试的通过率,把通过率作为教育质量评估的重要指标;对于通过率很低的医学院校给予黄牌警告、限制招生人数,甚至停招学生等处理。

《报告》是NAM组织专家委员会,用18个月时间完成的行业共识。它指出,医生职业倦怠,主要表现为丧失工作热情、工作态度消极、个人成就感低,无法投入问诊过程。

Pamela
Wible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和父母一样,她很自然的选择进入医学院,成为了一名医生。

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

导致职业倦怠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工作时间过长,且内容失衡。为了满足保存就诊记录的要求,医生每天要花50%的工作时间,输入电子病历。

但是她失望地发现她只是巨大的医疗产业中的一个小环节。医疗产业如同其它产业,许多时候是为盈利所驱,她意识到她未必能做到让所有的人都健康快乐,她形容自己是一名“七分钟医生”——每七分钟看一名病人。

给医生足够的学术空间

一些形式化的官僚主义,让医护们累竭于琐事。如,为确保患者隐私,有些信息系统每隔几分钟,就会“自动”关闭当前患者档案。“医生要重复登录N次,才能输完一份报告。工作效率极低,但工作量非常大。”美国梅奥诊所Liselotte
Dyrbye医生说。

在36岁时,Wible对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失望,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有六个星期,她几乎全呆在床上,希望第二天不再醒来。她在采访中说,她当时觉得她是在用整个生命去追寻一个梦,而这个梦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医院经常会面临人才流失问题,这不仅发生在基层医院,大医院中也有。我认为,其原因主要是医院的管理理念问题。

此外,不少人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医疗实践越来越复杂和完整,但单个病人的问诊时间并没有发生改变。这可能会让医生产生挫败感。

2012年,在短短的18个月里,Wible接连失去了3名同事,而他们都死于自杀。“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警钟,我决定要找出原因。”Wible说,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医生以及医学生自杀的问题。

在国外,一家医院不仅要以病人为中心,践行治病救人的职责,同时管理者还会被要求为员工负责,服务好医护人员。但在我国,对后者显然有所忽视。我们正处在一个医患矛盾较为突出的阶段,强化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没错,但医护人员的基本权益必须得到重视。比如,关心医生护士的生活,保证他们的安全,为他们提供好的工作环境,都是人性化的体现,也是医院管理者可以通过管理制度和手段进行改善的。

职业倦怠导致的结果,代价高昂。

6年时间,Wible通过自己的热线和网站已经搜集到了1200多个医生自杀故事。她和很多医生和医学生讨论过自杀,她参加葬礼,采访幸存的医生,医生的家人和朋友。她还在自己的网站中,设立了“医生自杀信”栏目,通过回信提供帮助。

此外,要留住好医生,还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发展前景,给他们一个有利于学术研究的软硬件支持。一些知名专家会离开工作多年的大医院,到私立医院就职,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出于学术发展考虑。医生需要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物质是其中一方面,比如诊疗费的提高,但这是国家政策层面需要解决的;学术科研是另一个方面,这是医院管理者能够给予的,也是应该是做的。

受之影响,平均每位医生每年会“浪费”7600美元。这还不包括因医疗错误、医疗事故诉讼,及请其他人代班,所产生的经济成本。

“我从自杀医生那里学到了什么”

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大学副校长熊思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