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暴力伤医者是一名39岁的男性梁某,济南市槐荫区人,在安康小区附近经营一家饭店。当晚,梁某与其同学饮酒至深夜,凌晨时分,其同学入厕摔倒,头部大量出血,遂让饭店厨师驾车送往齐河县人民医院急诊。

观点 3:对暴力伤医行为必须零容忍 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罚得太轻

公安部:坚决制止暴力犯罪

什么时候医生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把临床当成一个普通的职业,不做高不可攀的道德圣人,只做自尊自爱的普通凡人,像江凤林医生那样,为了医者尊严,虽弱小而不妄自菲薄,敢于对伤医说不,敢于拿起法律武器,誓死捍卫医者尊严。

「从医院的角度讲, 以药养医必然会给医生带来压力。」邓勇说,
医生的工作时间是有限的,
在有限的时间里希望让更多的患者就医。可医生也是人, 也会有情绪,
时刻要求每一个医生都以热情饱满的态度对待每一个病人,
势必有些强人所难。这时就需要医院在宏观上把控,
注意对患者及其家属的人文关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和谐医患关系,各医院都在想办法练内功:在湖南省人民医院等多家三级医院,都有一条明确规定,患者医疗费用超标,该科室将受到扣罚。这意味着,患者花钱与医生收入有可能成反比;湖南省肿瘤医院引进文明服务评价管理系统作为新医患沟通平台,以信息化手段拓展医患沟通渠道,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则坚持“医院开放日”,让普通市民更多地了解医院;长沙市中心医院曾组织医生护士以患者身份前往市内省部级大医院看病,并将看病中的种种感受投射到自己接下来的实际工作中,通过换位思考的办法让患者就医更舒心。

医生被打继续治疗,被卫健局树为榜样号召全体医护人员学习,这件事看起来是一个医者仁心的正能量,但其实会带来一个负面效应,那就是以后医生护士被打,不仅不能跑,而且还要不顾自身安危,坚持为患方治疗,甚至要踏着淡淡的血泊勇敢无畏的前行。这就给医护人员带来了极大的潜在的职业风险。刚刚被自己救治的病人持刀杀死的甘肃人民医院肛肠科冯医生,就用自己年仅42岁的生命,为我们敲响了这一警钟!

高广生建议, 在刑法修正案 草案中增加涉医犯罪的罪名,
例如在相关刑法条款中增加聚众扰乱医疗秩序罪, 非法拘禁医务人员罪,
侮辱、恐吓医务人员罪, 殴打、伤害医务人员罪等罪名,
并规定从严、加重处罚的条款。

恶性伤医事件的背后,是医患信任关系的降低。据一项华东地区30家医院医患关系的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的患者信任医生。

就在普外科值班的宋寿安医生前来带领患者前往手术室的过程中,梁某又是对他拳打脚踢。

6 月 5 日, 陕西省榆林市第二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刘医生因制止患者插队,
左眼球被打破裂。

用安保甚至警力维护医院秩序的做法并非首次。初衷毋庸多论,但安保警力入院究竟有多大作用?

这就要求,针对伤医、闹医、辱医等行为,有关部门应不仅应及时做好预警,防止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同时,对暴力伤医行为,应依法予以严惩。沉疴须用猛药!只有伤医入刑,才能敲山震虎、杀一儆百,是预防“破窗效应”的有效途径。

「当然, 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 不排除个别医护人员的低素质,
影响了整个医护人员团队的形象。」郑医师说,
这就需要医疗团队自身继续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加强医疗人员医德医技的培养和培训等去解决问题。

事实上,很多无辜医生受害恰恰说明了有些人行凶时已无理智。一些病患常年奔波寻医问诊,委屈和愤懑压在心口,有时医生一个小小的苛责或是一个小动作都可能引发不满情绪,进而演化为暴力伤医。

也只有人人都对暴力伤医深恶痛觉,坚决抵制,才能一点点改变医患和谐的大环境,哪怕你是一个围观者,围观也是一种力量。

「医务工作本身就属于高风险、高压力、高强度的职业,
如果再不严厉打击日益猖獗的涉医犯罪, 长此以往,
可能造成医生职业无人问津的严重局面。」高广生说, 我国有十三亿人口,
本来医生数目就相对不足, 如果继续流失下去,
会造成很多病人无人看病治疗的局面, 更谈不到不断提高医疗科技水平的问题,
这种情况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而言将是灾难性的。

近日频繁发生的患者伤医事件,“白色暴力”不断刺激公众神经。10月17日,多名患者家属打砸上海中西药大学附属某医院,并拉扯打骂医务人员;10月21日,医生熊旭明被患者家属围殴,眼角受伤、脾脏破裂;10月25日,浙江温岭第一人民医院,一名医生被刺身亡,两名医生受伤……据中国医师协会统计,10天里全国共发生6起患者伤医事件。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和矛盾才能让患者将尖刀和拳头抡向诊室里的医生?

伟德体育,打击暴力伤医行为,维护医疗秩序,营造和谐医患关系,需要我们的相关部门和医院领导完善相关安保措施,健全应急机制,而不是寄希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榜样树立和仅止于给医生发一个什么自我安慰的“委屈奖”。

再者是相关部门在发展与维稳政策下的不作为。患者维权途径困难,
有时只能选择「闹」,「大闹大赔、小闹小赔、不闹不赔」的思想无形中助长了「医闹」的持续发酵,
催生出「职业医闹」这一畸形的团体。所以, 应建立合理的维权途径,
注重道德教育, 使得医患之间建立信任。

相关新闻

进入急诊室后,值班医生刚开口了解伤情形成原因,醉酒后的梁某情绪激动失控,无故辱骂、殴打急诊科值班医护人员。

「电视剧《医者仁心》中有句话对医生说, 任何时候,
你的双手都应该放在自己的白大褂中。」邓勇说,
这就是在讲医生的职业自律。不能因为自己救死扶伤的工作性质,
就被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行为感动,
认为手术前的红包、治愈后的锦旗理所应当地归自己所有。应该用理性和专业的态度对待这些,
治愈病患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 即使这是份荣誉,
它也应该是属于集体的。做到洁身自好,
在解决医疗纠纷中才不会使自己处于被动。

温岭遇害医生追悼会举行

善良是一种有限的储蓄,禁不起无底线的透支。在医患平等的语境下,以德报怨不如以直报怨更公平合理,更能起到警戒和自我保护的作用。

近年来,
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最高法、最高检等部门相继出台《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关于维护医疗秩序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等来遏制暴力伤医、「医闹」等,
然而并没有起到根治的作用, 医疗场所的暴力伤医案件依然频发。

所以,对暴力伤医行为坚决“零容忍”,并不是漠视患者利益,而是对社会文明和建立和谐医患关系进行的一种有力修补,人们不可误读。当然,防止误读的出现,同样需要医院、医生乃至整个医疗体制改革的进一步努力。

人民日报的那篇文章高屋建瓴的指出:近年来,各地“医闹”不断,暴力伤医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医疗秩序,危及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特别是,医患之间陷入了信任危机,潜在的矛盾一触即发。

「将聚众扰乱医疗秩序行为上升到立法层面进行刑法规制,
是立法的一大进步。」凌锋说, 立法是为了保障公民合法权利, 医生作为公民,
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加上其职业的特殊性, 就更需要立法进行特殊保护。

@刀尖上的小猪跳芭蕾:对逝者最好的追悼应该是依法惩治凶手,严厉打击医闹,伤医零容忍!

忍一时自然会风平浪静,退一步也能换一时海阔天空,但有时候,会在不自觉间成为了无畏的牺牲品和助纣为虐的推动者。

6 月 28 日, 北京朝阳医院皮肤科某医生因当日接诊名额已满,
拒绝了患者的加号要求被该名患者打伤;

探究原因患者委屈,沟通不够

当伤医的拳头打在白衣身上时,不仅需要医者仁心!也需要敢于捍卫医者最起码的执业尊严!

「从去年开始, 医院里确实设置了安保部门,
有公安人员驻守在医院内部。」凌锋说,「但是即使把这些『医闹』的人抓起来了,
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 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不否认,当前医疗方面问题较多,但无论怎样,这不能成为患者及其家属伤害医者的理由。在患者眼中,医者是强势一方,但相对于某些东西,比如体制机制,他们又何尝不是被裹挟者,是弱者?有句话说,当弱者挥刀向弱者,这其实是一种社会悲哀。而事实上,人们更发现,各地出现的“医闹”,除了少数患者是别有所图外,更多是被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和吃“了难饭”者所蛊惑,认为只要闹,而且不怕闹得大,最终总能得到好处。可最终造成的局面是什么呢?医患越来越缺乏互信,甚至步入了恶性循环。

对恶的纵容和无底线包容,恰恰是对善良的最大践踏,贻患无穷。

「刑事立法保障医疗场所秩序是现实必要的,
以后再有人实施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或者伤害医护人员的行为,
就有可能触犯刑律, 甚至有可能被收监,
这就会让这些人知道,『医闹』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是被刑法打击的行为,
是会受到刑事惩戒的行为。」凌锋说。

在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如何进一步加强医患间的沟通,社会各界仍需继续努力。一方面,患者需要更多地增长健康知识,理解并配合医生的诊疗行为;另一方面,医院也要多练内功,通过更多的人性化举措让患者看病更舒适和顺畅。

如此环境下,一名医生在自己被患方打伤的情况下,依然为患者治疗,人们在被崇高医德感动的同时,也为医生恶劣的执业环境感到忧虑。

在凌锋看来, 将「医闹」入刑,
同时也为公安部门执法有法可依、于法有据提供了法律保障。

据新华社10月31日电10月31日7时,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生王云杰的追悼会在当地殡仪馆举行,许多亲朋好友赶来送别这位在25日遇害的医生。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