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本次事件的报道,媒体用了《天价救护车上的肛肠医院大夫》这样的题目。细细品来,这样的题目真的合适吗?

在济南工作的滕先生也是王女士的表弟,他也觉得这种收费很有问题,于是就拨打了12345热线进行反映。第二天他便收到了森特医院工作人员的回复。据滕先生介绍,对方先是表示收费是按照15元每公里的标准收取,但是来回都要单独算。滕先生接着质疑称,就算是来回单独算,那里程数也不对。按照每公里15元来算,3600块钱能跑240公里。两个医院之间的距离,怎么也不会跑出这么远来。滕先生说。

15日,王女士的父亲出现消化系统出血的症状,由肥城来到泰安中心医院接受治疗。经过一天治疗,病情依然十分危重,大夫建议转到济南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继续治疗。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湖北黄冈蕲春县的一位老人突发心梗,医生主动叫来一辆“救护车”转院,百余公里收费4500元,老人死在途中。

听到滕先生这么说,对方又表示,这3600块钱是在发车之前就协商好了的,属于双方的协商收费。

23日,记者以王女士家属的身份联系上了森特医院当时负责调度救护车的王主任。对方表示,并未按照每公里15元的标准收取,收费是按双方协商结果进行的。但考虑到病人家庭情况,向医院领导反映之后,打算退还1500元。

这则新闻曝出后,在当时引起了群众对于救护车收费的争议。

这个协商确定,就给了急救车很大的定价空间。对于这一条规定,王女士也有自己的看法,叫救护车的基本都是情况紧急的,病人面对那么危险的情况,好不容易联系上一辆救护车,别说三千四千了,在那个关头,要多少钱都得给呀。谁会跟救护车去讲价呢,万一讲价人家不来了呢?

据了解,森特医院是一家二级民营医疗机构。

2016年2月16日,山东泰安市民王女士的父亲因消化系统出血,情况十分危急,需要救护车将老人从泰安市转送到济南市,没想到却遭遇了“天价救护车”,80多公里路竟然收了3600元。

由于病情严重,在济南治疗两天之后,王女士的父亲便又回到了老家肥城市安庄镇,这一次,滕先生又拨打了120联系了救护车。对方直接表示,到肥城大约一千多块钱。在回到肥城后,对方收取了王女士1700元钱,其中车费1500元,收据上盖的是济南市急救中心的公章。返程的花费比来济南时低了不少,但是其实路程并不短。记者查询发现,从千佛山医院到肥城市安庄镇大约110公里。

16日下午,王女士的表弟柳先生先是联系了泰安的急救中心,“泰安的120说泰安这边的救护车只能接病人,不能出去送。”于是,柳先生联系了济南的急救中心。“济南这边说急救中心没有外出跑长途的救护车,但是能给联系一个医院的救护车,也是正规救护车,可以跑长途。”

是“天价救护车”?还是“天价黑救护车”?

听到这样的答复,柳先生以及王女士一家都放了心,并且觉得十分感激。医生说病人转院的途中也随时有生命危险,人家肯来也是冒着很大风险的。柳先生说。16日下午3点左右,柳先生接到了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的电话,在救护车的价格上,对方表示,按照每公里15块钱收费,并且告诉柳先生,车费大概需要3000多块钱,让家属先准备4000块钱,并称这些钱肯定够用。

但记者在济南市物价局的网站上看到了2015年4月23日印发的《关于调整规范市急救中心有关收费的通知》,其中规定,急救救护用车收费基础价格为10元,行驶里程按照往返合计计算,每公里3元。同时规定,治愈出院病人、长途转送病人需要救护车服务,用车费用由供需双方在使用前协商确定。

两年前“天价救护车”事件,曾引起广泛讨论!

由于病情危重,转诊需要乘坐救护车。为此,王女士的表弟柳先生先是联系了泰安的急救中心,泰安的120说泰安这边的救护车只能接病人,不能出去送。于是,柳先生便拨打了0531-120,联系了济南的急救中心。济南这边说急救中心没有外出跑长途的救护车,但是能给联系一个医院的救护车,也是正规救护车,可以跑长途。

为了弄明白救护车长途转送病人的收费标准,23日,记者联系了济南市急救中心。工作人员表示,派车到外地转送病人,收费标准是每公里15元再加单程的高速公路费。

这样的救护车乱象,在之前已被曝出多次,如今再次引起热议,着实值得我们反思。

但是记者在济南市物价局的网站上看到了2015年4月23日印发的《关于调整规范市急救中心有关收费的通知》,其中规定,急救救护用车收费基础价格为10元,行驶里程按照往返合计计算,每公里3元。同时规定,治愈出院病人、长途转送病人需要救护车服务,用车费用由供需双方在使用前协商确定。

几天前,山东肥城的王先生需要从泰安的医院转到济南治疗,家人拨打济南120后,救护车把病人从泰安接到了济南,路程约80公里,收费3600元。天价救护车引发争议,当事的济南市急救中心森特医院分中心回应称,主要是由于中心工作人员不熟悉收费标准所致,愿把全部费用退还。此事所反映出的收费规范问题更引发关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